辣味鸡米饭ᖗ( ᐛ )ᖘ

看老师们的文笔真的是无话可说,多看书多练笔吧qaq

【长得俊】向日葵(上)

0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的话,你会怎么去表达?

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一直看着他。

1

尤长靖一直都特别喜欢林彦俊的土味情话,那是别人模仿不来的、只有林彦俊能表达出其核心的绝对土味。并不是因为情话撩得人多么心弦振动,只是单纯的因为好笑而已。

Justin也喜欢讲土味情话,有些是跟林彦俊学的,有些是不知道从哪里搜罗来的,个个够土,只是个别的还达不到情话的标准。

“你这个…就不是很好”,林彦俊抱着双臂评价Justin新学的土味情话——烤肉以及考虑我,“这个…这个考虑有点断。”

“是吗?”Justin在心里记笔记,决心向彦俊老师学习,下一秒却防不胜防收到了来自大马甜心的认可。

“有啦,我觉得有啦。”

林彦俊的笑容有些尴尬,酒窝不知道是应该挂起来还是藏着,手心在出汗,他攥起拳头,偷偷看尤长靖,这种土味情话他也喜欢?

气氛有些凝固,Justin为了打破尴尬又炫起自己另一个新学的土味情话。

“我要送你一个礼物……”Justin已经把尤长靖当做自己的情话搭档,尽管尤长靖看起来有些抗拒。

此时的林彦俊已无心听下去,靠着椅背假装还在参与其中,实际上早已神游八里之外,笑容僵在脸上全当自己是个背景板了。

一旁的周锐听到Justin的连环土味情话极度嫌弃,别过头干呕了几声,小声嘟囔着“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其他练习生对这块内容也没表现出太多兴趣,这让林彦俊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可以不用再听着别人的土味情话挂假笑脸了。

揉着自己的腮帮子,林彦俊反问自己:我的土味情话也会这么让别人尴尬吗?

2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林彦俊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在小面包的陪伴下冷酷而帅气地等待。

他在等尤长靖,等了三个小时,主人公终于一脚入剧本,还是位重量级主角。

尤长靖搬个椅子坐在林彦俊对面,他感到林彦俊今天好像不太对劲,比以前更黑了?

以前是脸黑,现在是脸黑,两个黑不一样的。

“在这里面最喜欢哪位练习生?”

偏偏有人要激化社会矛盾,向尤长靖提问。

尤长靖脸一扬,开始口述出他已经想好的最佳答案。

“最喜欢的练习生有很多……”

他顿了顿,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蔡徐坤有偷偷瞄他,用手反复拨自己额前的刘海,林彦俊则大口大口吃着面包,眉毛高高挑起。

尤长靖其实可以说算是蔡徐坤的小迷弟,非常喜欢和羡慕蔡徐坤。但此刻,求生欲战胜了偶像。看林彦俊一口一个面包的速度,尤长靖就感到莫名害怕。

其他练习生都在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急中生智,尤长靖快速回答:“但是最爱的只有一个,他就是…”

“他就是我本人!”

蔡徐坤冲尤长靖的方向瘪了瘪嘴角,俨然是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迟到三个小时还不知道讨好我?林彦俊心想。他还要再去拿个小面包,没想到落了空,手抬到半空抖了抖又垂到身侧,心情更加郁闷烦躁。

他看到尤长靖小心翼翼看自己的样子,拿起空袋子就往地上摔,假装很生气的样子。事实上,他也的确很生气。

“我面包美了啦!”

尤长靖立马站起身,拿来一包不知道是谁的还未拆封的小面包放到桌子上,毕恭毕敬地退下。

心情总算有点转晴,他捡起袋子对准摄像头重复一遍:“老天野,我面包美了啦——”

直到尤长靖甜腻腻地道完歉,突然对他说:“诶脸俊,你的发型好像一只向日葵哦。”

林彦俊哑然失笑,“你要搞我是不是?”

Justin趴在尤长靖背上,替尤长靖辩解:“长进说像就是像,Justin也觉得像。”

“圆圆的像那个花盘诶。”

不远处的陈立农听见他们的对话,猛地抬头:“他内个不是叫西瓜太郎头的吗?是我记错了吗?”

3

林彦俊发现自己最近喜欢盯着别人看,有的时候甚至会因为专注于盯人而忽视拍摄的镜头,比如现在。

他已经看尤长靖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直到尤长靖踩到他的鞋子,慌张地跟他说不好意思,他才回过神来,摆摆手说没关系,说完又恨不得给自己一拐,怎么能没关系呢?

“他平时,踩到他的脚不可能没事,就打死我。”

尤长靖被原谅后感到受宠若惊,对着摄像头解释道,满脸的不可置信。

林彦俊转过身,背对着镜头,若有所思:怎么会看一个人看到忽视鞋子呢?

林彦俊盯人的事态越来越严重,已经有许多细心的厂里人发现了他的奇怪,比如番番,是除了林彦俊本人第一个察觉到他不对劲的人。

刚开始进大厂里拍林彦俊时,番番记得很清楚,一个很有礼貌的孩子,说话时一定会认真看着镜头,很细心地照顾镜头。可如今?

如今这个至今都没有看过摄像头一眼的人,究竟是谁?

番番虽然感到疑惑,但也不好意思直接告诉林彦俊,因为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拍摄的人不看镜头就会像是要在视频边角上注明一个“非正常拍摄”一样,而不是在进行正规采访。

大厂里除了林彦俊第二个察觉到的人就是被死盯住的人,尤长靖。

林彦俊的眼神实在是太灼热,他对着镜头说话的时候都能感受到来自一旁的死亡凝视。

“你不要总是看我啦……”尤长靖在拍摄完毕后拉过林彦俊小声跟他说。

“我有吗?”林彦俊依旧在盯着尤长靖。

“就是这样!你说有没有!”

林彦俊摸摸自己的脸,心想怎么就不由自主地看他呢?

自己的确是那种看到漂亮的女孩子会看上三四秒的类型,但还不至于盯住自己队友不放吧。

难不成……林彦俊想起了那次尤长靖说自己像向日葵,难不成自己真的有当向日葵的潜质?

4

林彦俊也不盯别人,只盯尤长靖,这点是他自己发现的。不管他跟陈立农还是陆定昊还是谁谁谁在一起,都是正常的,除了跟尤长靖。

林彦俊怀疑是那天尤长靖给自己下的诅咒搞的鬼。

林彦俊找到尤长靖,“你是不是给我下咒了?”

“哈?什么咒?”尤长靖吓到后退。

“那为什么我只会盯着你一个人看。”

尤长靖突然心跳加速了些,心想这又是林彦俊学到的土味情话吗,质量很差诶。

“这也算是土味情话吗。”

“这个不是土味情话,我是认真的。你还记得那天说我像向日葵吗?”

尤长靖:恍然大悟.JPG

“是啦是啦,向日葵男孩就是你好不好?”

“不好,我这样会很困扰。”

“你毛病很多诶。”

“你们两个又在说什么悄悄话?”

林超泽走进来,顺带关上了门。

“看看粉丝发的,真的假的?”

林超泽看了看周围有没有摄像头,偷偷摸摸地拿出手机给二人看,“林彦俊你看尤长靖的事情好像吸了一大批cp粉。”

“你也发现我看尤长靖了?”

“我是看到这个视频才醒悟的,所以你到底为什么看他啊?”

“不知道啊。”林彦俊怂怂肩,总是不自觉地就盯住了。

“林彦俊你不会是在暗恋我吧?”尤长靖突然开口质问。

“你在我心里确实很有份量。”

突如其来的告白?

“毕竟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么重的。”

尤长靖气得追着林彦俊打。

被冷落的林超泽内心os:我是多余的人吗?

评论(9)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