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辣鸡米饭

HDDP_404总有安排
高三狗重心在学习

【长得俊】向日葵(中)

欧亨利最近有些卡,过两天再更,先把这篇更完吧。
—————————————————

5

尤长靖生病了,原因不明。

“你是不是又穿着单衣就去全时了?”林超泽看着已经用完了两包卫生纸的尤长靖,有些担心。

“没有啦,应该是昨天晚上睡觉又踢被子了吧。”

林超泽叹了一口气,很无奈地扶额,“你怎么还没改掉这个坏习惯?林彦俊可是之前跟我说你已经改掉了。”

尤长靖又抽出一张纸巾,翻个白眼,“有他睡觉给我压着被子我想踢也踢不开啊。”

“我说你也太依赖林彦俊了,万一哪天他不见了你真得先被自己折腾死。”

哪天不见了……尤长靖想。

不见了是指什么,两个人被出道这条阔江隔开,各走各路,挥手再见吗?

林彦俊距离出道位还有很远,尤长靖也只是勉强在边缘波动,尤长靖这才突然想起,他们来参加的不是综艺节目,而是一场残酷的比赛。

林超泽见尤长靖情绪不太对,急忙转移话题,“林彦俊应该还不知道你感冒了吧,要我去告诉他一声吗?”

“不用啦,他要是知道一定又要骂我,然后婆婆妈妈地塞给我一大堆药……”

尤长靖还在抱怨,突然有人敲门。

“稍等!”尤长靖扔掉手里的纸团,下床去开门。

来的人脸色很黑,本人也很黑。

尤长靖在门缓缓打开时透过门缝瞧到林彦俊时,心里就已经打鼓一样了。

完了。

那种心情大概像是,小时候因为不听妈妈话最后生病了,不想被妈妈发现,但最后还是被察觉到的慌张。

但长大之后,这些情绪的性质会慢慢改变,瞒着妈妈的原因从不想被骂变成了不想让妈妈担心。

很恰当的比喻了,在现在的形势下。

“拿去,吃掉。”

林彦俊没有笑容,冷冰冰地开口。在门只打开一个缝的时候他便拉开门挤了进来。

“我们的大帅哥来啦?”尤长靖讨好地拉着林彦俊的手臂。

而此刻林彦俊黑着脸,一点都没有要笑的意思。

他很生气,他就是生气了。

他知道尤长靖还在香蕉宿舍的时候就喜欢踢被子,直到自己把床拼到他的旁边,每天晚上帮他压着被子,时不时还会醒过来看看他有没有又踢掉被子。

来到节目里因为没办法再睡在一起,他还特地叮嘱尤长靖要盖好被子,教他把被子塞到身体下面,这样就不会容易踢掉。

尤长靖一定是没有听话。

“我错啦……八哥,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林彦俊依旧冷着脸,拿杯子给尤长靖冲药喝。

林超泽此刻仿佛正在观看一出台湾偶像剧,虽然是足够老套的剧本,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青春期偷偷看偶像剧的时候。

“八哥你要是不放心就来我们宿舍住嘛。”林超泽啃着苹果,俨然一副吃瓜群众吐槽剧情的样子。

“这么小的床,跟他睡会被挤扁的吧。”林彦俊把冲好的药塞到尤长靖手里,再递给他一杯水。

“很苦,我不想喝。”尤长靖的嘴唇马上就要碰到杯口,却在闻到药的气味后退缩了。

“知道苦就不要生病。”

“好啦我喝我喝。”

尤长靖最终在林彦俊的黑脸注视下极痛苦地喝完药,还没从苦涩中反应过来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嘴唇,又有什么东西被塞了进来。

一颗甜甜的彩虹糖。

“?”尤长靖疑问林彦俊从哪里偷来的糖给自己吃。

“诺。”林彦俊指着桌子上的一包彩虹糖。

“啊,那是灵超的,他不让我吃啦!”

林超泽开心地直拍大腿,“我已经想到灵超回来后会怎么骂你了。”

“但是真的好好吃哦。”

“那就多吃点。”

林彦俊又趁机往尤长靖嘴里塞了几颗。

“林彦俊你不要给尤长靖那么多糖吃!他还要减肥的!”林超泽猛然想起,自己好像也是尤长靖减肥监督团的一员。

林彦俊瞥了林超泽一眼,“哦。”

把手上刚准备给尤长靖的糖放进了自己嘴里。

“还苦吗?”

“你还生气吗?”

“我没有生气。”

“真的吗?”

“走了。”

林彦俊出门后才松了一口气,差点就要像以前那样看着尤长靖笑出来了。

“林彦俊!灵超的糖怎么只剩这么一点了?!”房间里传出喊叫声。林彦俊急忙跑掉。

林超泽盘着腿坐在床上,苹果刚刚才吃完,他满意地点点头,心想:偶像剧真好看。

6

“你又哭!林彦俊快管管他!”陆定昊慌张地给尤长靖擦眼泪,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尤长靖,“我们又不是见不到了,别哭啦。”

林彦俊也红了眼,但他想到,尤长靖说过,自己是大家的墙,如果“你这个样子是要跟陆定昊抢节目效果吼,那我把番番叫过来拍一下你。”

尤长靖破涕为笑,但又马上抱紧了陆定昊。

“在家里等我们。”

陆定昊拍拍尤长靖的头,扬起下巴不让眼泪掉下来。

“好。”

伤心的时光过去,陆定昊又恢复了欠揍模式。他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损靠在墙上不帮忙的那个人,“我看林彦俊不如现在就跟我走,反正你也没希望出道。”拉上了行李箱,他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示意林彦俊帮自己拿行李。

让人惊奇的是,林彦俊竟然什么都没有反驳,拉着行李走出门外。

“林彦俊你怎么了?我……我自己拿。”

陆定昊有些慌,林彦俊今天有点奇怪。

走在路上,陆定昊拿出手机慰问那个一直躲在房间里的小超人。林超泽一直不见陆定昊,说想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尤长靖已经去陪他了,现在应该已经恢复正常了。

陆定昊:还好吗?

林超泽:痊愈!但我还是不敢去送你……

陆定昊:没事,尤长靖现在跟你在一起吗?

林超泽:他在洗脸,怎么了吗?

陆定昊:八哥今天很奇怪,我感觉他好像有心事。

林超泽: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张脸,随时都像是有心事的。

陆定昊:哎呀那不一样!怎么说呢,反正你们多留意一些!

林超泽:尤长靖出来了,我跟他说一声,你注意安全啊,等我们比完赛团聚!

陆定昊:怎么你也变这么肉麻,受不了。

林超泽:你走!

“尤长靖,你看,陆定昊说的。”

林超泽拉过还在擦脸的尤长靖,把聊天记录给他看。

“林彦俊……今天真的话很少,可能是因为小芙走了伤心吧。”

尤长靖没怎么在意,心想等他回来安慰一下就好了。

“嗯,那等他回来再说吧。”

7

林彦俊今天的确不一样。

今天的他除了有对陆定昊淘汰的伤心以外,还有对未来的担忧,当他看到尤长靖抱着陆定昊泣不成声时,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以后。

决赛时,尤长靖抱着自己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很难受。

他从未对这个比赛有过什么害怕和担心,他带着无法抵挡的锐气而来,冲破重重阻碍,无惧无畏,就算中途退场也无怨无悔。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的,什么事情已经悄然改变。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因为在乎输赢才顽固地要走到最后,证明自己的实力,但其实自己的顽固什么也算不上,充其量就是大鱼大肉上桌前的一碟小菜。

大鱼大肉才是他想要的。

大鱼大肉是什么呢?

林彦俊在送陆定昊走的时候一直在想,他要的大鱼大肉是什么。

直到陆定昊跟他挥手告别,他的眼前又现出一个场景。

是尤长靖挥手跟他告别的场景。

他想清楚了,大鱼大肉可以是“跟尤长靖一起出道”,更直接一点,大鱼大肉就是“尤长靖”。

“你怎么了嘛,回来一句话也不说,假深沉哦。”尤长靖坐在板凳上,晃着腿,给面前这个其实要比自己小一岁的“弟弟”开导一下。

“尤长靖,我想跟你一起出道。”林彦俊突然抬头,盯着尤长靖坚定地说。

“我也想跟你们一起出道。”尤长靖说着,眼睛又有些泛红。明明在年龄上就是大人一些的,怎么就这么容易掉眼泪呢?

林彦俊还是盯着他。

“你果然是向日葵boy诶,跟向日葵向阳一样看别人。”

林彦俊笑了笑,瞥开了目光。

“你说也想和我们一起出道,但我的要求只有你。”

“我如果是向日葵,那也是只会追随你的向日葵,毕竟当初是你给我下的咒。”

“毕竟,尤长靖,你是我的光。”

林彦俊在心底对自己说。

评论(4)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