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辣鸡米饭吃腻了

HDDP_404 习惯安排
高三狗不常在

【长得俊】等待整个冬天(一发完)

0

等待整个冬天    你没出现
现在依然下着雪
等待整个冬天    我还是想念
有你在我身边
              ——《等待整个冬天》
1

秋风从斑驳的树影中悄悄溜过,漫山的枫叶便都着上赤色了,一个个张牙舞爪地从树枝上跳下来,坠入泥土尘埃之中,不久,整座山都是血红血红的了。

他从山上走下来,白的过分的皮肤在这一片彤红中愈发显眼,似乎昭示着他本不应是这儿的人。更确切的说,他不属于这个季节。

他是雪之神,属于冬天的神。

2

一扇破旧的木门敞开一道缝,在风中吱呀吱呀地响,尤长靖研究了一会儿被风吹雨打看不清字的门牌,依稀辨认出上面有“林彦俊”这三个字,便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

尤长靖是雪神,林彦俊是他的目标。

“谁?”从果园里传出遥远的一声,兜兜转转飘到尤长靖耳边,像捉不到的蒲公英种子消散而去。

“我是雪神。”尤长靖走进果园,没出几步就可以看到站在梯子上的那人的身影。他注意到门口的篮子里还有几个小苹果,拿起一个冲林彦俊摆摆手,“这个!我可以吃掉吗?”

林彦俊依旧专心地捣鼓着他的果树,丝毫没有在意这个外来的陌生人,听到尤长靖的请求也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

尤长靖总算走到了林彦俊身边。林彦俊站在梯子上,尤长靖只能仰着头看他,并尝试跟他交流。看起来这个人并不是很好相处,这让他对自己的任务充满了怀疑和担忧。

“可以去屋里聊聊吗?”尤长靖嚼着苹果,入口的酸甜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来,如果给他另一个选择,他更愿意抱着一筐子苹果回到山上去,吃着苹果看风景,相比于现在的情况来说绝对是个好差事。

林彦俊终于垂头,瞥了一眼吃苹果的少年。长得并不是很高,也没有什么特色,如果非要找出个什么特点来,大概就是他的肤色白的不同于常人吧。他突然想起白雪公主一词,只是一瞬间,马上就被自己可笑的想法吓到了,于是摇摇头,从梯子上爬下来,摘下手套,示意少年跟上来。

“你喜欢雪。”尤长靖开门见山。

林彦俊的屋子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简陋,相反,里面很温馨很干净,绝对不是外面那扇破旧的木门能够承担的起的环境。生活必需品样样不缺,茶几上还会有一瓶花,灿烂的黄色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林彦俊听到少年的话便愣住了。

这句话,是雪神召集协助者时向对方发出的邀请。

他几乎快要忘记自己对这句话的期盼了。

“如果有什么能帮助到您的。”

林彦俊知道雪神是什么人,不只是他,他们这儿的人全都对这些把握自然气象的神心存敬意。雪神找到他的原因他实在不能更懂了,他会是今年的协助者。

他需要带领雪神采集尘世未被恶性沾染的“净息”,所谓静息通俗一点说就是自然之正气。净息被诸神采集后可用于某类天气的转变,在雪神这里,净息就是在冬日降雪所需的必备物。

“我需要你的引领。”这句话说得不明不白,但尤长靖知道林彦俊可以听懂,不仅懂,他还会尽自己的所能帮助自己为今年的冬天做准备,这也正是他选择了他的原因。

林彦俊喜欢雪是与生俱来的,软软的、洁白的、略有凉意的雪在他心中就是雪神的化身了。每一年,他都会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上下雪的次数、日期以及雪的具体情况:他珍惜每一场来之不易的雪,也一次次期待下一场或纤细或壮阔的雪景。

所以当他听到那个温柔的声音说出“我是雪神”,内心无法遏制的澎湃,但他忍住了喜悦。过去多少年,每一年他都在幻想着今天的到来,甚至连台词和表情都准备充分,只是每次的失望都让他的耐心被磨去一点。但还好,他对雪的喜欢一直在,所以雪神选中了他。

有的时候,喜欢不需要理由,如他喜欢雪。

再如他喜欢雪神,只是简单的喜欢,无因无用也无功。

爱屋及乌,他以为是自己对雪的喜欢映射到雪神身上了,他以为——喜欢就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3

林彦俊的小心和恭敬实在让尤长靖无法放松下来。
“现在忘掉我的身份就好,我是尤长靖,请多多指教。”尤长靖从桌子旁站起来,大大方方向林彦俊伸出右手。

所以他只能先给林彦俊展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好让林彦俊能够适应这个秋天自己的存在,从而更好的协助自己。如果这一幕被陆定昊看到了,免不了要被嘲笑一顿了,说自己假惺惺什么的。

尤长靖想到这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陆定昊的的脑回路一向清奇。陆定昊是上一年下山收集净息的雪神,但却因为迷恋上别人家的大房子,整个秋天都在忙着谈情说爱,自然就忘记收集净息之类的任务了。因此去年的雪几乎少得可怜,这一点从林彦俊的记录本上就有记载。因为失职,陆定昊也被剥夺了雪神的名号,撵下山去,当然他本人对于这个结果也很满意就是了,毕竟现在能住在大房子里每天“苟且偷生”。

对尤长靖的自然熟感到意外,林彦俊伸出手握住他的,算是给对方一个肯定的回答了。

之后几天,林彦俊一直忙着处理果园的事,处理完才能好好帮助尤长靖。尤长靖就跟着林彦俊屁股后面,似乎对于一切事物都感到好奇,这倒也不奇怪,毕竟尤长靖是第一次下山收集净息。

几天过去,林彦俊已经快忘记尤长靖的身份了,而尤长靖都要不记得自己还是个任务很重的神了。

说来也奇怪,雪神似乎从不跟其他神一样从天上来。

“你们难道不是天上下来的吗?”林彦俊疑问。

尤长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答,他也疑问。雪神是山上的神,其他神也不知是高贵了还是贡献大了,都是神出鬼没上天入地的。

“反正我们是在山上啦。”

尤长靖想,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研究这个问题,他还蛮想去天上那边看看的。

这边林彦俊又发问了,“那你要一直做雪神的吗?”

尤长靖仔细想了想,自己当初是为什么要当雪神呢,自己也不是说特别喜欢雪,相反 每次下雪都要耗很大力气转换净息来下雪,等冬天过去之后才能停下来休息。

林彦俊的问题难住了他,他也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做雪神,“我怎么知道啦,林彦俊你最近话有点多诶。”

“我真的很喜欢雪。”林彦俊突然正了脸色,认真地看着尤长靖说。

尤长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这种流露真情实感话总会让内心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也许是为他对雪真实的感情,也许是因为他直视自己时炽热的眼神。
“我知道啦。”尤长靖低下头轻声回应。

4

林彦俊站在一边看着尤长靖蹲在地上收集这方土地上的净息。他满头大汗,双手支在地上,嘴唇微张小口喘气,似乎很是辛苦。于是他用纸巾给尤长靖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顺手揉了一揉那头卷卷的短发。

嗯,手感不错。

四周的空气都在流动,尤长靖形成的气压差而形成的风旋转在他身旁,形成一股漩涡,气势汹汹往天上奔去最后散开。林彦俊就这样看着尤长靖收集净息,不自觉入了神。

“呼……”尤长靖体力不支,暂时停止了收集,一屁股坐在地上,仰起头看着天空上气不接下气。原来收集净息要比转化成雪更累啊,而且才这么点净息完全不够下一场连绵的雪,他有些心烦气燥。

“要不要回去睡觉?”林彦俊蹲下,好笑地看着尤长靖,伸出手要拉他起来。

尤长靖握住朝自己伸出的手,却猛然朝前推了一把,林彦俊没有防备就那样坐了下去,地上的小石子胳得他不自觉“嘶”了一声。

“我让你休息你就这样对我是不是?”他伸出手指头使劲戳戳尤长靖的肩膀,戳到尤长靖笑得躺在地上,就差伸胳膊蹬腿儿、满地打滚了。

笑了一会儿尤长靖安静下来,却没有坐起来,依旧躺在地上,痴迷地看着天空,拉拉林彦俊的袖子叫他躺下来,“我还不是想跟你一起看看天吼。”

林彦俊用手撑着地,忽然凑到尤长靖脸前,盯着他的眼睛,开口道:“嗯,今天的天很好看。”

尤长靖感到一丝慌乱,手足无措地推开林彦俊的脸,一下子坐起身,后知后觉发现有些尴尬,忙解释:“你都没有看,鬼才信嘞。”

林彦俊笑笑,“你眼里的天空,很美很好看。”

“你一凑过来我眼里都是你,哪还有什么天空看?”尤长靖着急去解释,没想到越描越黑。

“哦~所以眼里都是我是吗。”林彦俊及时抓住把柄,主动出击。

“不!是!”

5

经过一个多月的磨合,尤长靖已经可以在林彦俊的引导下找到净息量极多的地方,轻而易举地收集到净息了。他每天都在数自己已经收集到的净息,繁忙却很充实。

但是是林彦俊却有些反常,最近三天两头往外跑,尤其是晚上,经常是夜不归宿。尤长靖虽说没有理由去管教他,但一直担心林彦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得不到解决,却还要自己硬撑。他绝对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

这晚,尤长靖依旧数着收集来的净息,盘算着今年可以下好大好多的雪,林彦俊就可以有很多雪看了。
是啊,他为什么要做雪神呢?

被尘封着的记忆之弦又被重新弹起,尤长靖突然记起自己做雪神的原因了。

他喜欢被需要的感觉,哪怕只是在山上默默无闻,大家看到雪时展开的笑颜是他工作疲惫时最想看到的景色,胜过天上人间美景,胜过吃着苹果乐自由。

跌跌撞撞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尤长靖忙出门看是谁来了。一团黑影慢慢靠近,那是两个人,其中的一个

“帮一下忙,他喝醉了。”林彦俊什么都还没解释就喊尤长靖来帮忙。

尤长靖甚至还不知道喝醉是什么东西,便匆匆忙忙迎上去,扶住那个胳膊搭在林彦俊肩膀上的满身臭气的人。

“明明还是个未成年,逞什么强。”

尤长靖清清楚楚地听到林彦俊生气的指责,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把嘴唇抿了起来。

两人把醉鬼放到沙发上,尤长靖如释重负,长呼了口气,甩甩肩膀扭扭腰。

“做广播体操吗你这是?”林彦俊看到他夸张的动作,脱口而出。“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尤长靖差点就要把“等你”之类的字眼说出来,但还是及时刹闸改口道:“我在数最近收集来的净息啦,而且你也不是刚刚才回来吗?”

“我这是……”林彦俊犹豫了一下,“有一点私事,这是我朋友,喝醉了实在没地方去,就带回家了。”

“哦,那我先去睡觉了,需要我帮忙的话可以叫我。”
尤长靖没有再追问什么,既然说是私事就说明自己没有权利去干涉,自己怎么可以不知好歹去穷追不舍。

沙发上那个人在他心里,一定比自己重要得多,自己充其量是他的朋友,而那个人呢,是情侣关系吗?

应该是。

6

尤长靖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数星星和数羊都不起作用,他便又坐到小板凳上数自己收集到的净息。

“一,二,三……林彦俊。”

他被自己吓到,不知道为什么会念出林彦俊的名字,急忙捂住嘴巴,害怕林彦俊听到。

心里烦躁,他把净息收好,扔到了床头去。
他用净息来降雪,林彦俊喜欢雪,所以雪下了林彦俊也就开心了。他想要林彦俊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至少在今年的一整个冬天。

但就算有雪又有什么用呢?
林彦俊心里不止有雪,他心里有他的果园,有果园里结出的小苹果,有纯洁无瑕的雪,有天地万物,当然也有那个幸运的被林彦俊带回家的人——唯独不会有尤长靖。

尤长靖心想,自己说是林彦俊的朋友都可能是自作多情了。

“靠林彦俊你今天很烦内!”
“不要学别人说话。”
“你别把毛巾往我脸上糊!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闭嘴。”
“我的朋友们大声喊出我的名字!”
“黄明昊,你今天真的很烦。”
“谢谢这位朋友!”
“下次再喝醉酒给我打电话小心尸横荒野吼。”
然后是一声长长的呵欠。

尤长靖绝对没有要偷听别人讲话的意思,只是两个人的对话就这样轻轻松松越过墙传到了自己耳朵里。

自己在这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他忽然有些羡慕起住在大房子里的陆定昊。陆定昊嘴毒,但也是有话直说的人,所以他住进了大房子,也住进了大房子主人的心里。

林彦俊没有大房子,尤长靖也不喜欢大房子,但他却奢求自己在林彦俊的心里能有一席之地,即使是在一个角落里,即使是存在于雪的光辉下,借雪之荣罢了。

以前尤长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直到后才发现喜欢原来这么难。

7

“嗨早上好。”自带鬼灵精怪的小孩儿截住尤长靖,夸张地伸长手臂,在空中划了个半圆,就当是打招呼了。
“你好。”尤长靖腼腆回应。

已是深秋,尤长靖坐在林彦俊家门口,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己来时的路,以及不远处的山。他来时山上的枫叶红得高傲锐气,如今大多已半掩入土,只待“化作春泥”了。

林彦俊和小孩儿又出门了,临走前他嘱托尤长靖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浇水。但其实野花野草哪有什么需要人工浇水的呀,林彦俊只是不忍心尤长靖自己一个人闲在家里,他不说尤长靖就不会懂,只会乖乖把浇水当成是自己的任务,用心去完成。

尤长靖确实是想用心做,但他才发现自己作为雪之神,除了收集净息转化为雪,似乎什么都不会做。他把水管拖来给花花草草浇水,结果水龙头开太大导致不少花被冲掉花瓣,连腰都直不起来,前倾后斜地趴在地上了。

他蹲在草地上,两只手垂到地上,无力地看着满地狼藉。心想林彦俊回来会送他一拐吗,不,他还能活着回去吗?

上午那个小孩儿摘了一只花都差点被林彦俊揍。

但尤长靖有看到那小孩摘花是要干嘛:他把花瓣一瓣一瓣摘下来,嘴里嘟囔着“喜欢”“不喜欢”的。他看到不由发笑内心却有点苦涩,原来他们是万事俱备只差临门一脚。

尤长靖有点想哭,因为他把一片花草冲坏了,因为他又想起了林彦俊。

8

“你怎么一大早就把我从你们家赶出来啊?”

黄明昊被林彦俊拉着往外走。

“带你去找他,你不愿意?”

小屁孩儿的风风火火一瞬间消失,露出一副难堪的表情:“能不去找他吗?我都那样说他了。”

“你还不了解他?夫妻没有隔夜仇。”

黄明昊有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但不巧那人也是他最好最好的兄弟——范丞丞。更不巧范丞丞又是个经常被沾花惹草的人,是“被”。最不巧范丞丞在被一个姐姐搭讪套近乎的时候被黄明昊看到了,黄明昊一个激动嘲讽的话就从嘴里出来了。

“哟,又一个美女姐姐啊。”

黄明昊不知道范丞丞为什么一句话没说就走掉了,而且碰翻了吧台上的一杯还没动过的鸡尾酒。黄明昊果断跟吧台小哥要了一杯同款鸡尾酒。

“未成年?悠着点。”小哥留下一杯酒和一句话,然而黄明昊根本就没有听见,心里全是对范丞丞刚才行为的不满。

莫名其妙,自己都还没说什么,他倒发脾气走了,有什么可生气的啊。

“拽什么拽!生气的应该是Justin才对!”

吧台小哥只是去给另一位客人调了杯酒的时间,黄明昊就已经开始耍酒疯了,小哥很无奈地用黄明昊的指纹解锁开他的手机,拨通电话给最近联系人。

林彦俊接到电话,赶来接人。

“又是范丞丞?”林彦俊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接黄明昊了,所以跟吧台小哥也算是混了个脸熟。

“啧啧啧,这感情纠葛太深了。”

“喜欢这种简单的事,大大方方承认不就ok了吗?”

林彦俊长叹一口气,扶起黄明昊,“明天就带你去找他。”

“我不敢。”黄明昊试图挣脱林彦俊拉着他胳膊的手,“喜欢才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我说是就是。”林彦俊语气不容置疑。

“那你们家那个呢?你先跟我说是怎么回事?”

黄明昊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人,似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对他不是那种喜欢。”

“你再骗我!我看都看出来了,你就是喜欢他。”

“你还太小,不懂。”

“你们大人嘴里净是些屁话,切。”

“找揍是不是?”

黄明昊一秒回到怂样状态。

最后两个人还是在酒吧找到范丞丞。

“Justin。”范丞丞一改往日顽皮,正经地叫住黄明昊。

后来林彦俊就坐在距离一对新结成小情侣的隔壁桌,埋怨这几天都去忙着当月老都没有陪尤长靖,就这样嘬着吸管度过了一个晚上,直到意识开始朦胧。

“你怎么喝这么多?”他迷迷糊糊地听到黄明昊问,带着小别胜新婚得意语气。

他想回答却张不开口。

“把他送回家吗?他家里没人吧。”范丞丞扶着林彦俊,有些吃力。

黄明昊犹豫再三,“……有人。”

林彦俊想拒绝把他送回家这个建议,晚上很晚回去已经打扰到尤长靖了,如果自己再醉醺醺地回去,不知道要给他添多少麻烦。

可最后他还是“哑巴吃黄连”,带着一身酒气回到了家里。

9

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也会变成这么个乖乖的模样,刚刚小孩儿把他送回来说他喝醉了,所以喝醉了人就会变成另外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是吗。

尤长靖撑着脸大大方方地看起林彦俊来,用眼神描摹着他的眉峰、眼角、睫毛、鼻梁和嘴唇。

好想亲一口,但是不行,万一被发现就糟糕了,况且他也有喜欢的人了。

但是现在也没有人看到,林彦俊也好像睡过去了一样。至少自己可以拥有他一秒吗?

尤长靖又思酌很久,才凑过去飞快地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又飞快地离开,亲完后立马捂住了脸,嘴里一直重复着“对不起”这三个字。

真幸福啊,能跟他在一起的人。

林彦俊没有想到尤长靖会亲自己,不是雪神,而是尤长靖。跟尤长靖相处的这段时间,他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对雪神充满敬意,雪神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不一样,而且这个雪神显然比普通人还傻。

他不反感这个亲吻,因为他喜欢尤长靖,虽然只是简单地喜欢,没有其他复杂的感情。他开始用混沌的大脑思考起尤长靖这么做的原因,是喜欢自己,还是只是不小心?

不管原因是何,第二天林彦俊醒来都不会再记得这件事,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因为林彦俊的喜欢太简单。

“是你昨天在照顾我吗?我记不太清了。”明明看到尤长靖红了耳根,林彦俊还是装傻充愣。

“嗯…也没有照顾啦,你很乖的。”尤长靖低下头,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是吗,那就好。”

果然是不记得了,尤长靖想,但内心的一丝失落是怎么回事,没有记忆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尤长靖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林彦俊指向那片被虐待极惨的花草堆。

惨了,还是发现了。

10

林彦俊家门口的山上,树叶已飘零落尽,一个秋天的时间,红色慢慢从山头褪去,如今的山是黑压压一片残枝败叶,毫无生机:冬天要来了。

尤长靖走了,在某个早晨,只留下一封信和一个盒子。盒子小小的,呈方形,看起来不能装什么东西。林彦俊打开它,随后瞪大了眼睛。

——一盒雪。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雪,没有任何杂质掺入到里面,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雪花的形状。
那是林彦俊心里宝贵的东西,是尤长靖——雪神留给他的礼物。

他打开了那封信。

“给林彦俊:
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写信,你很荣幸哦!”

林彦俊发出一声嗤笑,还真是厚脸皮哦这个人。

“我这个人不太会说好听的话,但是有句老话也说过‘美言不信’嘛,你就将就着看看吧。

很幸运我第一次收集净息遇到的协助者是你,你是个很好的人,温柔细心却不乏幽默,跟你在一起真的有压力诶。我虽然是雪神,但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而且我要比大家更笨一点。

我不会浇花浇菜,不会种树耕田,所以这个秋天也没有帮到你什么忙,反倒是你为了帮我东走西闯,一定很累的吧。

作为一个雪神,我除了会吃苹果外就只能给你雪当做礼物了,原谅我啦~”

林彦俊看完信眼眶有些湿润,尤长靖一直都不是雪神,尤长靖就是尤长靖,笨笨的却让人不由自主地靠近他的普通人。

尤长靖在信里提到,装雪的这个小盒子是可以让雪永远不会融化的,所以他可以不必每天担心雪会化掉。
林彦俊觉得这是他收到过最好的礼物。

11

清晨第一阵刺痛人脸颊的寒风吹进来的时候,冬天就来了。林彦俊接到了范丞丞黄明昊的订婚典礼邀请函,不由感叹未成年这么会搞幺蛾子吗。

尤长靖走了之后,林彦俊还和以前一样,细心经营着自己的果园,照顾着起死回生的花花草草,晚上准时睡觉早晨准时起床,日子还是日子,但人早已不是那个人。

林彦俊细心经营着果园,在给果树穿上厚厚的“棉袄”时总是感觉尤长靖跟在自己身后,指着“棉袄”问原来树也这么怕冷吗。

林彦俊照顾花花草草,却总是在浇水的时候想起尤长靖闯祸被发现后落荒而逃的样子。“这样浇就不会冲到它们,你看对不对?”林彦俊看向旁边,那里空无一人。

林彦俊早晚会习惯性地说“早上好”和“晚安”,说完后躺在床上才想起,没有人非要听到这两句话才肯好好起床、好好睡觉了。

林彦俊去看医生,医生说心病无药可救。
林彦俊不以为然,这算什么心病。

12

确诊总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

今年的第一场雪下起来了。

林彦俊穿着单衣站在屋外,仰着头面向天空,接受雪神的馈赠。雪花片片融化在林彦俊的脸庞上,化成小水滴,滴进林彦俊心里去。

林彦俊感受到脸上的凉意,伸手抹了一把脸,奇怪一点点雪花怎么会化成这么多水。

他抬起的下巴刚刚放下,眼泪夺眶而出。

他站在屋外,捧着雪花,流着眼泪,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为什么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他站了很久很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喜欢这个词,看起来简单,其实不然。

他亏欠尤长靖,太多太多。

雪一直下,林彦俊在窗外雪的映照下入梦。
他梦到了尤长靖,离他很遥远很遥远。但他的声音却穿透了一切距离,传进他耳中。

“你说你喜欢雪,那我就让整个冬天都飘着雪。”

林彦俊去捕捉声音的来源,却一无所获。
我说我喜欢雪,你就让整个冬天都飘着雪。那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

林彦俊从梦中惊醒,感受着心脏强有力的跳动,他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只是那个人藏到了角落里,藏到了雪的光芒下,让他忽视了他的存在。

林彦俊现在要把他找出来,已无希望。

那句话是什么来着——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连黄明昊那样的未成年都知道,喜欢从来都不简单,他林彦俊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13

雪接连下的7天后,林彦俊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

尤长靖说他是从山上来的,那他就要去山上找他。找到他,告诉他对于自己来说,他是比雪重要一千倍一万倍的东西,告诉他他清楚地记得那天醉酒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自己喜欢他。

雪一直下,山上的积雪已经份量很重了,每一步前进对于林彦俊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个部分。

一天,两天,三天……林彦俊才发觉自己是不是傻了。雪神怎么可能会随便住在一座山上,还是就在自己家门口的山呢?

他回到家,开始百无聊赖的生活。

他的心病,这辈子都别想治好。

14

一整个冬天,每一天都是雪飘扬的日子,雪层化了又积积了又化,林彦俊过着一个个重复的、没有尤长靖在的日子。

那盒雪一直在屋子里放着,林彦俊再也没有打开过盒子。尤长靖说送给自己的雪哪是这盒小小的雪,尤长靖给他的是一整冬季的雪天。

作为代价,林彦俊付出了想念和喜欢。

等待整个冬天,他没出现,现在依然下着雪。
等待整个冬天,林彦俊还是想念,有他在他身边。

15

度过整个冬天,春天来了。

“林彦俊在吗?”

敲门声响起。

END.

————————————————
有话说:
1.小柚为什么最后想清楚了?当然是因为小芙啊
2.1000fo谢谢大家!我是个特别喜欢看评论的写手,文笔虽然不好,但是每个小心心和小蓝手都会开心好半天,所以谢谢大家愿意看我写的东西!
3.今夜是zdj女孩的专场,耶!

评论(8)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