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辣鸡米饭੭ ᐕ)੭*⁾⁾

HDDP_无需安排

【长得俊】摩天轮的眼泪(一)

剧情梗概:
如果我们从最初的起点开始,可不可以改写过去?

1
晚自习,林彦俊转着笔看向窗外,刚好可以看到位于城市中心繁华地段的游乐场。五彩斑斓的灯光在这个小城市里分外显眼,矗立在一座座小楼房间,很难让人不去注意它。

“哎哟——”冷不丁被打,林彦俊带着怨气抬头看去。
班主任正抱着双臂看着他,手里拿着施暴的工具——数学书,眼中带着一点怒气。

“风景有这么好看吗?”
“没你好看,尤长靖。”林彦俊的怨气全部消失掉,露出一只酒窝,戏谑地回答班主任。
尤长靖拽着皮小子的耳朵把他拎起来,气不打一处来:“说了多少次要叫老师!”
“嘶……长靖你轻一点,耳朵要掉了诶。”
尤长靖下手更重了一些。
“尤长……尤老师!”林彦俊抓住尤长靖的小臂,才让自己的耳朵脱离苦海。

“噗嗤。”后座的同学不小心笑出来,马上捂住嘴巴。
“尤老师他嘲笑我。”林彦俊高高举起手,正气凛然,“嘲笑会让我很自卑,我要求让他罚站。”
尤长靖看看坐在林彦俊后面僵住的同学,“来来来,班长起来。”

蔡徐坤麻溜儿地站起身,腰背挺得笔直,就差给尤长靖敬个礼了,“报告老师,我没有嘲笑林彦俊同学家额。”
林彦俊回头质问:“那你笑什么?”
“我只是看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蔡徐坤怕班主任不相信,还把藏在桌洞里的《故事会》高高举起,表明自己没有撒谎。
虽然他刚才就是在笑林彦俊。

“哦?”尤长靖挑挑眉,想一把夺下蔡徐坤手里的书,手臂都伸长了才发现自己好像身高不太够。
有些尴尬。
林彦俊好笑地目睹这一幕,伸手帮尤长靖夺过书来,毕恭毕敬地呈了上去。

“咳咳,”尤长靖掩饰般地干咳两声,“你们两个,下课都来我办公室一趟。”说完后走上讲台,开了个小班会,给同学们强调一些事项。

“高三毕业了,你们现在就是这个学校的老大。”他说完顿了顿,于是便有同学插话了。
“好涩会哦,哈哈哈……”
“陈立农同学,有意见可以提出来吼。”
全班哄笑。

“你们现在可能还体会不到高三的紧张感,所以看风景看小说的还是很从容的,这种处事不惊的态度值得表扬,但如果你不是被保送的学生,劝你们早些进入紧张的学习状态,紧张不代表慌乱,我们要的是紧凑的学习节奏,知道了吗?”

“知道了。”大家的声音都拖得很长很长。
唯独没有林彦俊的声音。
尤长靖看向林彦俊,发现他又在看窗户外面了。
“林彦俊!”
林彦俊回过神来,“可是我被保送了。”
“我是你的班主任,我怎么不知道?”尤长靖瞪着林彦俊。
“保复读一年啊。”
“你给我出去!”尤长靖把林彦俊拽了出去,又回到了班里。

蔡徐坤一脸委屈,撒娇道:“那我可以坐下了吗,老师?”
尤长靖最受不了班长这一招,但受不了不代表可以妥协,“站一节课。”

下课铃不合时宜地响起,同学们又笑起来。
“来我办公室。”尤长靖安慰自己不尴尬,一点都不尴尬。

一出门就被林彦俊缠住,“尤长靖我要去你办公室了。”
“你爱来不来!”尤长靖挣脱林彦俊拉着他的手,想了想是自己要他来的,“跟上我,别动手动脚的!”

林彦俊心想今天把尤长靖气得不轻,也就不再轻举妄动,乖乖跟着尤长靖。
蔡徐坤不一会儿就跟上来,离得林彦俊远远的,小声抱怨:“幼稚鬼。”
林彦俊摇摇头,轻笑一声,“哼。”

尤长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边喝着可可一边教训两个不听话的学生。

“老师你可可沾到嘴角上了。”林彦俊眼尖,伸手就要去抹尤长靖的嘴角,被对方躲开,手背也遭受重击。
“你再乱动?”尤长靖瞪大眼睛,作势要继续打他。
林彦俊往后缩了缩,就看见尤长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又抽出一张纸擦擦嘴角。

蔡徐坤本来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情来的,可他觉得此时林彦俊的眼神暗了下去,眼睛眯起来,看起来格外危险。
尤长靖匆忙结束谈话,把两个人赶出办公室,才松一口气,心想林彦俊真敢。
敢在蔡徐坤面前对自己那样。

“你那是什么?”蔡徐坤笑笑,装作不懂地问哼着小曲的林彦俊。
“尊师重道嘛,”林彦俊嘴角一扬,“现在知道了吧。”
蔡徐坤一瞬间悟出林彦俊话里的意思,“尊师重道,知道了。”

林彦俊在警告他。

2

“你今天好凶哦。”林彦俊坐在副驾驶上,佯装委屈。
“凶的就是你。”尤长靖正在开车,不敢跟林彦俊说太多话,怕分心。
林彦俊凑过去亲了尤长靖一口,尤长靖还在开车,突然被挡住视线瞬间慌神,“你干嘛?!很危险诶!”
“可是我想亲你。”林彦俊坦坦荡荡。

“你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尤长靖在路旁停下车,感觉林彦俊今天不太对。
林彦俊没有说话,眼睛看向车窗外。
尤长靖叹口气,继续开车。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直到上了楼打开门,林彦俊一把把尤长靖推到屋子里,顺手关上门,扔下自己的书包,把尤长靖压在墙上,一手撑着墙,盯着他看。

只是一个小亲亲而已

“想什么?”林彦俊闷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尤长靖才收回思绪。
“这话不是应该我来问你吗。”尤长靖嗓子有一些哑,说完话后清清嗓表达不适。
林彦俊把头埋在他肩膀上,尤长靖害怕他会憋死,忙把他的头扶起来,“今天你怎么了?”

“我想去游乐场。”
“游乐场?这就是你今天看外面的原因?”
“嗯,那个摩天轮,闪闪的很好看,我想跟你去坐。”
林彦俊眼睛里的期待让尤长靖不忍心拒绝他。

“那你以后不能在学校里对我动手动脚。”
“牵手也不行吗?”
“需要我解释一下动手动脚的具体范围吗?”尤长靖差点给他一个白眼。
“需要。”林彦俊认真点点头。

尤长靖跟林彦俊在一起一年多了,最初他不知道林彦俊还是个学生,要是知道他也绝对不会答应林彦俊的告白。要知道什么样的恋爱不能被大家接受?
在当今社会,一是同性恋,二是师生恋。
得,两个都占。

林彦俊挺着胸膛说“我们这是自由恋爱,现在是法制社会。”
尤长靖瞥他一眼,“你去跟键盘侠争论,你说的我又不是不懂。”
“现在同性恋已经被大多数人认可了啊。”

尤长靖不想那么快让林彦俊知道这个社会的残酷,同性恋者在中国仍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同性恋也依旧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林彦俊只看到网络上开始好转的局面,却忽视了现实生活里的情况。
他们本身不是有色的,但总会有人带着有色眼镜看他们,这不怪他们,但他们只能承受这一身份给他们带来的压力。
说什么“我不是同性恋只是恰巧喜欢上一个同性”,信你的人便信了,不信你的人仍然置你于特殊地段里,这就是中国社会的现存状况。
林彦俊把这一切想得太简单了,那尤长靖就要连带林彦俊那一份,慎重考虑他们的关系,避免林彦俊受到伤害。

“好,我们下周去坐。”

TBC
———————————————————
脑洞来源于《摩天轮的眼泪》
大家多pick紫宁小姐姐啊
不抢镜头靠实力说话
前四期基本镜头为零
冷淡脸但其实很可爱
pick 她!

评论(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