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辣鸡米饭੭ ᐕ)੭*⁾⁾

HDDP_无需安排

【长得俊】镜面反射(下)

镜面反射(上)

6

尤长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成为别人老师的那一天。

“尤老师?”林彦俊见尤长靖出神,伸出手戳戳他的肩膀,把人从遐想中拖回来。

“哎哎在呢!”尤长靖打了个激灵,急忙回神,眨巴着眼睛看林彦俊,“练的怎么样了?”

“你听听这个音是不是应该这样发。”林彦俊清清嗓子,准备把自己练习了半个钟头的成果展示给尤老师。

“还是会想起……”

尤长靖微微皱眉,马上喊停。

“还是有问题……你一到高音就不行啊,你得把他抛出去……”尤长靖两只手在空中比划着,极力解释清楚。

“那你给我示范一下。”林彦俊在心里偷偷乐了一把,心想听尤长靖唱歌简直就是享受,算是便宜自己了。

“还是会想起,那时的场景……”

尤长靖不满地用力拍了下林彦俊的肩膀,“还笑!”

“哎尤长靖你很厉害诶。”林彦俊用手蹭蹭自己的下巴,一脸戏谑。

“我又怎么啦?”

“你能把自己抛出去诶,你这样的……”林彦俊话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

“我什么样?80斤这样!”

林彦俊把尤长靖的手扯下来,一脸嫌弃,“处女座有洁癖好不好,你到底是不是处女座啊。”

“处女座就不能不整洁了吗!”尤长靖瞪眼。

林彦俊四处看看,尤长靖的房间怎么能用不整洁来形容,那简直是脏乱差,连耗子都不想在这儿停留一秒。

林彦俊不小心就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

“房间整洁无异味……”

林彦俊心知尤长靖后半句话是什么,赶快捂住那人的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是年轻人心急气盛,就是冲动嘛。

“唔……”

林彦俊见状才反应过来,把手抽回来。

“你看你也捂我嘴!”尤长靖春风得意,抬起下巴指着林彦俊的脸说。

林彦俊握住尤长靖悬在空中的手,“再指给你咬掉吼?”

尤长靖急忙把手放下背到身后,威风全无,“快点练习啦都几点了,我还要不要吃饭了。”

“你问问阿姨愿不愿意让我留着你们家吃饭。”林彦俊悄声说给尤长靖听。

“妈,林彦俊问他能不能……”

林彦俊又一次捂住尤长靖的嘴,“谁让你这样问了?!”

“那我怎么问啊。”

“妈,把林彦俊留下吃饭可以吗,来,跟我念。”

“哎哟!”林彦俊猝不及防被“重击”一下。

“少装腔作势的。”

最后林彦俊还是在尤长靖家吃了顿大餐,四菜一汤还有饭后甜点水果。

“叔叔阿姨再见~”

“多来找长靖玩呀~”

7

林彦俊三天两头往尤长靖家跑,尤长靖都有些经受不住这股热情,终于打算问清楚,于是在课间戳戳林彦俊的后背,叫他转过身来。

“你最近很闲啊。”

林彦俊才刚睡醒,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回头就看见一头卷毛,忍不住抬手揉了两下,觉得好玩便笑起来。

“笑什么啦快回答。”尤长靖把自己脑袋上的手拍下来,盯紧了林彦俊。

“干嘛呀。”

“最近不打游戏了?”尤长靖提醒他。

这一提醒林彦俊彻底清醒过来,脸上笑意全无,“完了,忘了上号了……我的新手奖励……”

“玩多久了还是新手?”尤长靖不敢相信他眼前这个名副其实的学霸在游戏上竟然是个菜鸡。

“你们两个谈什么哪?我也想谈。”林彦俊同桌上完厕所回来,手上还没干的水都抹在林彦俊校服上。

林彦俊咬牙切齿,拿起记号笔就往那人书上写了三个大大的英文字母“P-I-G”,看着那人大惊失色才恢复笑意,“没见过谈恋爱啊。”

“我的历史书!你要让灭绝师太灭了我吗!”

“是男人就没有在怕的。”林彦俊冷哼一声,想继续跟尤长靖说话,却发现尤长靖已经低下头补笔记了。

如果可以忽略那抹飘起来的绯红的话。


8

“有人要报名今年的校园歌手大赛吗?尤长靖?林彦俊?”

班长这话听起来像是询问大家的意见,但实际上这个大家只有两个人。

“你报吗?”林彦俊偷偷回头问尤长靖。

“问我干嘛啦。”

“你报我就报。”

“幼不幼稚……”

同桌听到两人的悄悄话,扮可爱嘟囔一句:“人家也想谈恋爱。”

后果是被林彦俊按在桌子上打。

第二届校园歌手大赛结束,尤长靖再次夺冠,林彦俊成为一匹黑马,获得第八名。

尤长靖看着桌子上的奶茶,熟练地打开吸管插进去,喝了一口,故作嫌弃道,“怎么还是这个啊,林彦俊你有没有点新意。”

林彦俊咬着吸管,伸手就要把尤长靖的奶茶夺过来,“陆定昊还想喝呢,不喝给他。”

尤长靖一闪,把奶茶抱进自己怀里,警惕地看看还在睡觉的前桌,就怕陆定昊听见了来抢自己的。

得,怕什么来什么。

“宝贝儿~”

林彦俊一把把陆定昊扣到桌子上,“睡你的觉。”

陆定昊面朝课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谈恋爱了不起啊?


9

林彦俊越来越喜欢照镜子了,尤长靖长期观察得出这个结论。

尤长靖也越来越喜欢看镜子里的林彦俊了,经常听着听着课就走神,眼珠子往左转欣赏林彦俊去了。

“干嘛呢你!就是你看别人干嘛!”

尤长靖用手指指自己才确认历史老师说得是自己。

“会考不考历史还是你历史满分啊?”

“老师我……”
尤长靖已经满头大汗,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这号称灭绝师太的历史老师。

那次陆定昊书上的“pig”被她发现,可怕她气坏了,咿咿呀呀喊了一大堆,强硬的语气差点让陆定昊当场跪下。

陆定昊被罚把整本书抄一遍钉起来,作为大家的反面教材。

陆定昊是反面教材,那本手抄书成为了真-反面教材,至今还挂在班级通告栏上,威风凛凛。

“上课还瞅人家林彦俊,你有什么资本瞅!人家历史得A没问题,你呢!”

“……”尤长靖不知道怎么反驳老灭的话。

“老师。”林彦俊举起手,“不如罚他盯我盯一天吧。”

全班爆笑。

尤长靖站着不敢有动作,便偷偷瞧历史老师,历史老师估计气得不轻,又不好发作,把陆定昊的手抄书狠狠地摔到地上。伴随着下课铃的响起,怒气冲冲地踩点而去。

“我的宝贝——!”陆定昊冲向讲台。



10

尤长靖送了口气,瘫倒在座位上,向罪魁祸首那边看去。

林彦俊照着镜子,看的却不是自己。

尤长靖被林彦俊直接的目光——也不能这样说,被林彦俊反射过来的目光和坏笑吓住,就那样盯着镜子看了好一会儿。

“你真要盯我盯一天吗?”

林彦俊回头,顺手把镜子收起来。

尤长靖想到了什么,把林彦俊从位子上拉起来,自己一屁股坐下去,把扣在桌子上的镜子拿起来,效仿林彦俊。

林彦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尤长靖对好角度,一口气差点没咽下去。

林彦俊哪是在照镜子,他分明是在偷看自己。

林彦俊笑着看尤长靖摆弄镜子,挠挠头,看到尤长靖的笔记,漏洞百出,错误连连。

“以后不群你们家练唱歌了。”林彦俊突然抬头对尤长靖说,“放学给你补习。”

尤长靖还沉浸在镜面反射中,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啊。”

林彦俊拔开红笔帽,在笔记上标注几处,认真地看着尤长靖的眼睛,“为了上同一所大学。”



11

台下,尤长靖注意到林彦俊突然停下了脚步,“八哥你不会真要给我一拐吧。”

“尤长靖,”林彦俊的嗓子有些干涩,声音哑哑的,不知道是不是刚唱完歌的原因,“我们也要分开了。”

尤长靖鼻子一酸,红了眼睛,定定神愣是没掉一滴眼泪,“嗯。”


12

“再见。”林彦俊站在校门口,冲临上车的尤长靖摆摆手。

“拜拜。”

13

A大校门口挤满了前来报道的新大学生们,林彦俊捕捉到人群中的那抹身影,疾步赶去。

不需要正脸,他只凭走路姿势就能一眼认出他。

“同学好,我是林彦俊,请多多指教。”

林彦俊伸出手,脸上是自信的笑。



“我叫尤长靖。”

END

Q:  大家的一颗小心心可以收获什么?
A:  欧亨利番外。
Q:  那要是大家不给你小心心呢?
A:  欧……欧亨利番外(没底气)。

评论(19)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