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辣鸡米饭੭ ᐕ)੭*⁾⁾

HDDP_无需安排

【长得俊】Anxiety(上)

abo/私设有/双向暗恋/OOC
灵感来自 @断春秋  @三年零一个礼拜 的点梗
但是我真的不会写虐啊啊啊
——————————————

1

那么些陈年往事,总会有个烂人堵在人心口上,偏偏又让人喜欢得紧,放手了,心却放不下。

尤长靖看着大家纷纷从位子上站起来迎接新同事,也跟着凑个热闹,踮起脚努力往人群中央瞅,最后都没瞧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叹口气坐回到座位上,把自己心里的好奇藏起来。

直到他听见同事嘴里出现一个名字,一个曾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境中、他无比熟悉的名字。

“好像是叫……林彦俊?”

应该只是同音,怎么可能那么巧。尤长靖握着圆珠笔的右手微不可察地颤抖起来。他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他,不要是林彦俊。

“大家好,我是林彦俊,从今天开始就跟大家是同事了,请多多指教。”

即便过去那么多年,尤长靖还是在他声带震动发出第一个音节时辨析出——这是他心心念的那个烂人。

尤长靖心里堵着个烂人,烂人名叫林彦俊。

林彦俊成熟了许多,他的声音不再像从前那般轻狂张扬,而是随着岁月的积淀变得沉稳,每个字都待在它应在的音节上,乖乖排成一队,林彦俊薄唇微启,它们就溜出来飘进尤长靖耳朵里去了。

尤长靖没有闻到林彦俊的信息素。从前不管林彦俊走到哪儿,他的信息素就会飘到哪儿,只是淡淡的,充其量会吸引几个omega前来搭讪,并不过分。但现在,尤长靖发誓,他没有闻到一点点林彦俊的信息素,倒是办公室里其他人的信息素混在一起,让他有点难受。

难不成,林彦俊变成beta了?

时间可真是个有趣的东西,以前尤长靖一直想让林彦俊变得成熟起来,让他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让他把心从大千世界收回来。他用尽了心思、尝试了各种方法也没有做到,时间却做到了。

当时尤长靖想的没错,人无力改变的事只要交给时间,总会有变化的那一天,虽然那天可能来迟很久。不管是多尖锐的棱角、多冷峻的冰山、多有个性的人,在时间的催化下,谁都逃不掉被改变的命运。

人无能为力的事,交给时间就好。

但尤长靖也被时间催促着改变了,他早已不再在乎林彦俊改变与否,反正他们两人从一开始就毫无瓜葛,倒不如最后也老死不相往来,中间的故事干脆省掉。

“你就坐在那张办公桌上吧。”领导发话了,众人散开,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身体渐渐僵硬,指尖灵活的笔也停住不再转动。

林彦俊在他对面坐下,又站起来,跟邻近的同事们握手寒暄。

“林彦俊,多多指教。”

一只手指修长的右手伸过隔板,摆在尤长靖眼前。

尤长靖起身,调整好面部表情,做出他练习过无数次的职业假笑,轻轻握住那只泛白的右手,抬起头。

“你好,尤长靖。”

两只相握的手在空中晃动两下算是招呼,一丝檀木香在尤长靖心上挠了一下算是叙旧。

2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收下!”尤长靖把情书都要戳到林彦俊脸上了,还低着头不敢看对方。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戳到,林彦俊忙后退两步,好巧不巧让尤长靖瞧见他后退的动作,一句歌词在尤长靖脑瓜里走了个过场。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尤长靖急忙抬头,就感觉到有只手落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手上的情书被抽走。他看着林彦俊脸上的两个酒窝,一时语塞,眼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把情书塞到口袋里走掉了。

躲在楼梯口的陆定昊跳出来,一巴掌拍到尤长靖头上,“傻啊你!到手的肥羊就这样跑了,我看你上哪儿找去!”

“说不定他回去会看的嘛……”尤长靖说出来自己也不敢信,他不是应该看着林彦俊拆开信回复自己的吗?他没有林彦俊的联系方式,这下他上哪再制造偶遇机会啊。

“算了……大不了我打听一下他明天的课。”陆定昊实在看不得尤长靖哭丧的脸,出“口”相救。

“你能上哪打听?”

“你以为我那些兄弟都是摆着看的吗?”陆定昊又一个巴掌拍下去。

“再打我就傻掉了啦!”

“本来就傻乎乎的。”陆定昊拉着尤长靖走向学校食堂,“今天有你喜欢的排骨米饭。”

“陆定昊我跟你一辈子~”尤长靖抱着陆定昊的胳膊讨好道。

“离我远点,等你什么时候有了大房子再说。”

“我看你一辈子就单着吧。”尤长靖一撇嘴,撒开胳膊,眼神一飘看到道旁的一辆玛莎拉蒂,便指给陆定昊看,“学生的?”

“哇哦~”

尤长靖感觉陆定昊的眼神都变了一变,嗤笑一声,“呵,男人。”

3

尤长靖不知道林彦俊是怎么拿到自己电话号码的,他看着一串陌生号码,刚准备挂掉电话就被夺走了。

陆定昊当机立断接通电话。

“您好,这里尤长靖~”陆定昊刻意模仿尤长靖的说话方式。

“我是林彦俊,麻烦把电话给尤长靖。”

陆定昊愣了一下,冲尤长靖挤眉弄眼,“我就是尤长靖呀。”

“呕。”尤长靖差点吐出来,他平时说话是这个样子的吗。

“给他。”电话里的声音又冷了几分,陆定昊不屑地把电话还给尤长靖,翻了个极具他本人特色的白眼,“拽个屁啊。”

“喂。”尤长靖小心翼翼地出声。

“要不要跟我交往一下试……”

“要!”尤长靖还没等对方的话说完就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恨不得找个缝把脑袋钻进去。

电话里穿出好听的笑声,“那好,明天出来吃个饭吧。”

直到挂掉了电话,尤长靖整个人还处于神游状态,搞不清东西南北,直到被陆定昊发出的奇怪声音喊回神。

“要要要要要!”陆定昊笑趴在床上,瞥见尤长靖凶狠的眼神,急忙改口,“切克闹……”

“不是,他怎么有你电话啊?”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有点缓不过来,所以我们两个是在一起了吗?”尤长靖连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抑制着自己激动的声音,差点就要忍不住在宿舍里来一曲《潇洒小姐》。

“看你这小姑娘样儿吧。”陆定昊一脸不屑,“一点追求都没有,不像我,目标就是大房子。”

“你那不叫追求,叫拜金。”

“钱这种好东西,谁不喜欢呢?”陆定昊双手合十,一脸崇拜。白日梦做完了,把尤长靖从床上拉起来,“快找找明天穿什么衣服遮你的肉啊!”

“我80斤!”尤长靖被推着去找衣服,不忘回头“怒吼”一句。

4

爱情不应该是这样的,至少尤长靖想要的爱情不是。

整个房间充斥着檀木香与丁香花的味道,尤长靖承受着身上人一次又一次的冲撞,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要说的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调,勾着林彦俊更加卖力。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这句话在平时问问或许还算正经,但倘若出现在一场风花雪月的热潮中,任谁都以为这只是一句用来调情的媚语罢了,更何况此时尤长靖被折腾地嗓子干哑,说话还断断续续的。

任谁,当然也包括林彦俊。

“喜欢你现在双眸失神的样子。”

“喜欢你信息素的味道。”

“喜欢你的可爱。”

林彦俊不会想到这是他们分手的导火线,虽然这些话都发自真心,但更重要的原因他还没有告诉尤长靖。他想把真心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掏出来给尤长靖看,或许是在某个飞萤漫天的月夜,或许是在某棵开得正盛的樱花树之下,或许是在某个冬日肆意飞舞的雪花中,他想过几千几万个浪漫的场景,但绝对不是现在这个场景——一间狭小的屋子、一张床。

尤长靖不知道林彦俊此时的浪漫,他也不懂。

“我累了,想睡觉了。”

“等我出来。”

同床共枕异梦,林彦俊带给尤长靖的不仅仅是生理上的疲惫,还有心理上的倦意。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大部分时间是以这种方式见面——在床上激烈地“问好”。林彦俊并不是话多的人,平时这样,在情爱上也是。

“要来我家坐坐吗?”第一次吃饭,林彦俊就向尤长靖发出邀请。尤长靖被爱情冲昏头脑,开开心心地被林彦俊领着回家,没想到最后连宿舍都回不去。

“别……不要标记我。”林彦俊听见尤长靖小声说。

“好。”他最终冲刺几下,浊液悉数释放到卫生纸上,进了垃圾桶。

第二天尤长靖就顶着林彦俊的檀木香回到宿舍,迎接他的是陆定昊两只大大的黑眼圈和一连串的怒骂。

“尤长靖你还是小孩子吗!你们才见几次面?才说过几句话?啊?我电话也不接,你是要气死我吗……”

尤长靖听着陆定昊骂,一边道歉一边心里美滋滋,只是不敢表现出来。“我没有让他标记我,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你……!”陆定昊叉着腰骂,心里的怒火却迟迟灭不了。

他觉得尤长靖就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子,无可救药。

5

林彦俊每隔几天就会约尤长靖,有时吃个饭有时看个电影,但无一例外终点都会设在林彦俊家,再详细点,终点就是那张双人床。

尤长靖也慢慢搞不懂了。林彦俊情话说得比谁都浪漫,每天带给他的也是尝不尽的甜蜜,给他的却都不是恋爱的感觉。

什么是恋爱的感觉?尤长靖问自己。

平平淡淡,偶尔浪漫;牵个小手,喝点小酒;床上深情,事后相拥。他跟林彦俊除了最后一点落实得蛮到位,其他半点边都沾不到。

林彦俊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只是缺一个合适的omega来满足需求?单人公寓里的双人床、两双拖鞋,床头柜里的rhj、byt,熟练的技巧和满嘴的情话,每一样都是打击尤长靖的致命物。

他把疑惑告诉陆定昊,陆定昊拍拍他的头让他别多想。但他没办法不多想,一个alpha可以标记多个omega,但一个omega终生只能被一个alpha掌控。虽然已经是法制社会,omega的社会地位也跟alpha平等,但生理上的不平等是很难改变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让林彦俊标记他的原因。

所以他问林彦俊喜欢自己哪一点。他想,林彦俊只要把平时浪漫的话拿出来走个过场他都愿意继续跟他这样下去,但林彦俊的回答就摆在那里,冲撞着尤长靖的心门——我们不过是床_上_伴_侣。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还是分手吧。”尤长靖想最后试探林彦俊一次,他若是放手,自己就放手。

“好。”林彦俊放手了。

尤长靖还想感谢林彦俊给自己一个提分手的机会,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落魄。既然他放了,自己也该放手了。

只是他没办法把心也放下。

TBC




米饭的长得俊粮仓

评论(50)

热度(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