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辣鸡米饭吃腻了

HDDP_404 习惯安排
高三狗不常在

【长得俊】尤老大和他的小保镖

3000+
之前没保存重写的
感觉没之前好了
哭唧唧
你们要不要赌一把看有没有后文?
——————————————————

“说实话,不然打掉你的腿。”

这句话说出来本应是霸气外露的,可惜不巧,这句话是从我们老大的嘴里说出来的。
我们老大是谁呢?

我们尤老大——尤长靖。

老大是这一带最厉害的黑帮老大:做事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如果有人胆敢对我们帮里的人下手,那么尤老大是一定要还回来的,变本加厉地还。并且尤老大也从不主动招惹不相关的人,本本分分经营我们帮。

这么一个完美的老大,美中不足的一点是:声音太甜太奶了!

完全是个没成年的小奶狗啊!!!

所以尤老大的这句话一出,有很多人都差点没憋住笑。

包括那个被押着跪在地上的人。
“那我们看看谁先打掉谁的腿?”

真是不知死活,唉。

“你敢动他试试。”

出场这位的是今晚睡前小故事的另一位主角。他叫林彦俊,是一个保镖。准确的来讲是尤老大的小保镖。

尤老大对于保镖这个职位非常苛刻,之前帮里的每个人几乎都想竞选这个职位,大家都像是竞选班长一样准备演讲稿,摩拳擦掌,竞争意识够强。

可惜,这些人都没有竞选上,包括我。
我们多么想做尤老大的保镖啊!!!

能陪在尤老大身旁,想想都是件幸福的事。

我想可能是我们的拳脚不够厉害,还没到能保护尤老大的地步。

直到那天,林彦俊加入了我们帮。
然后第二天,林彦俊成为了尤老大的保镖。
我那个气啊!

但后来想想也就不气了,说到底还不是我自己不够努力?

尤老大一直教我们一句话:越努力,越幸运。

林彦俊一定是贯彻了这句话的意思,证明给了老大看,最终得到了这个宝贵的职位。

我也要更加努力了!

等等,似乎并不是这样,我怀疑小保镖走后门了。

事情发生那天,我在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

一般黑帮老大称呼自己的保镖手下啊什么的,都会给个昵称来,什么“二狗”“大鹅”都是很普遍的称呼了。所以我一直以为尤老大称呼小保镖也是有个外号的。

但是,尤老大是这样叫的。
“林彦俊!”

小保镖好像没有听到。

于是,尤老大又这样叫。
“八哥快来啦!”

exm?我的耳朵坏掉了吗?

我们的尤老大,这个平常称呼我们为“二狗”“大鹅”的男人,这个被我们宝贝着的男人就这样喊了别人的名字。

不!我不愿!

不久整个帮里都知道了这件事。
我发誓不是我说的,嘻嘻。

有人猜测小保镖是尤老大的表哥,不然尤老大怎么可能叫别人“哥”。

我觉得也是,不然林彦俊那个黑脸怪怎么可能打败我成为老大的保镖。

而且虽然小保镖比尤老大小一岁,但是按照辈分尤老大也确实应该叫小保镖“哥”。

这话我也就敢跟你们说说,我还没摸透小保镖的实力,所以还不敢去挑战他。

我一直期待小保镖哪天能露一手给我们看,让我们心服口服地承认他,认可他。但老大一直都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我们也就没有机会看到小保镖出手。

但那次尤老大被人偷袭了。

老大的肩膀被子弹穿透,他脸色苍白,仅仅有一瞬间露出痛苦的表情,又马上藏了回去。

他不想让我们看到他虚弱的样子。

但他的二狗大鹅们都看到了。

当时有人生气地冲小保镖大喊:“林彦俊你这保镖是怎么干的!”

小保镖那次没能保护好尤老大。
小保镖毕恭毕敬地90度弯腰朝我们鞠了一躬,“对不起”,他说。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惊呆在那里,眼睁睁看着小保镖一把抱起尤老大,吩咐别人去取车,自己皱着眉头往门外大步走。尤老大被抱起来,把脸埋到了小保镖怀里后,才又露出痛苦的神情。

他不想让我们看到他额头上一层层的虚汗。

但他的二狗大鹅们又看到了。

大步走向门口时,我看到小保镖一直在不停说着什么,我极力观察他的唇形,才依稀读出他的一部分话。
他一直叨念着——“尤长靖”。

不要说那位责怪小保镖的人不好,二狗大鹅们生气是有原因的——尤老大对我们太好了。

尤老大不是真的把我们当做阿猫阿狗一样养的,虽然我们的昵称是二狗大鹅之类。我觉得,尤老大把我们当亲儿子来养。咳,为什么听起来有点奇怪?

算了算了,继续说。

尤老大不怎么在意自己的事情,但是,只要有人敢动他的二狗大鹅,他是绝对不能放过一个人的。而且还要变本加厉,一根汗毛都不能放过地还回去。除了这点,尤老大还给我们很多很多的假期,但其实每天在帮里我们就像放假一样的状态了。

我们隔壁街是Z市的大学,一般大学什么时候放假我们就什么时候放。每次放假尤老大还会给我们发红包,给我们分柴米油盐,叮嘱我们多回家看父母,多给父母点钱,不能让父母担心啊之类的话。

尤老大特别孝顺父母,所以格外在意这一点。

不过说起Z大,小保镖好像就是Z大毕业的。

所以说如果小保镖是尤老大的表哥,那这一切就有情可原了。

几天后,我无意中听到了尤老大和小保镖在房间里的对话,又让我对这件事有了新的改观。

我真的不是故意凑到房间门口听的啦,嘻嘻。
你要预订下一次偷听的位置?那边交钱谢谢~

“林彦俊你是不是想吃海底捞了?”

是老大的声音!
老大为什么要问小保镖这句话呢?
老大最近好像减肥成果特别好,尤其是小保镖来了之后。我们之前还怀疑小保镖是不是压榨尤老大,不让他吃东西,今天可算是让我逮住了,哼!

“你说林彦俊想不想吃?”
还轻笑?有什么好笑的?

“………………”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久到我开始怀疑自己在听哑剧。

“好,林彦俊今天想吃海底捞。”

exm???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咯咯咯咯咯咯……那我们快走!”
是我们老大独特的小动物一样的笑声,我的心简直都要融化了。

不对现在应该快走,他们要出来了。

20分钟后,帮里的人又都知道了这件事。
是谁说的?我可不知道,嘻嘻。

大家纷纷猜测尤老大和小保镖的真实关系,现在猜他们的关系已经成为我们的每日一赌了。

人群中突然冒出一只猪。
“他们的相处模式,怎么看怎么像情侣啊,你们不觉得吗?”
“那段沉默的时间你们不觉得是老大亲了林彦俊一口吗?”

好我们镜头换人——

不可理喻!怎么可能是情侣!怎么可能是在亲亲!

不要说我立flag,我们老大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宝贝,就那个黑脸怪,呵!老大怎么会看上他!

虽然说小保镖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但跟我们老大的美貌简直不能相提并论。我可没带有色眼镜!

以后这只猪猪别想出现在我们的镜头里!


依我看,小保镖确实对尤老大非常重要。

尤老大不管去哪里都会让小保镖紧跟着,就连睡觉的时候都让他在屋里守着。

虽然我没看到过老大睡觉小保镖守门的场景,但除了这样还能是什么?难不成尤老大会跟小保镖一起睡觉?可笑。

说到这儿我其实有点可怜小保镖了,不仅要每时每刻跟着尤老大,保护他的安全,连晚上都要守夜照顾老大。
看在他的态度上,我就勉强允许他继续做老大的保镖。

小保镖确实是可怜命,那天我不幸目睹了一幕令人心寒的场面。

尤老大应该是晚上没有睡好,出门的时候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扶着墙,颤颤巍巍,艰难地行走。

小保镖看不下去,想帮尤老大一把,就去扶老大,还没碰到尤老大的手就被打开了。

“别碰我。”
尤老大凶恶地说。
奶凶奶凶的。

看,我们的尤老大就是这样霸气侧漏,只要是自己能够做到的事绝不用别人帮忙!

小保镖果然还是不了解老大,在尤老大坐下之后还想给老大捏腰。果不其然,又被老大打下了手。

接着,小保镖就那样蹲在地上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委屈?林彦俊?OMG我的世界观又一次被刷新。

再想想那只猪猪的话,谈恋爱?
噗嗤。
麻烦大家大声告诉我,他是不是猪?

很明显嘛,这哪是小情侣的想处模式,那只猪绝对是没谈过恋爱。

小保镖可怜归可怜,说到底“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小保镖,就是个双标狗。

那天帮里有人不小心说了类似尤老大胖的话,被路过的小保镖听到了。他停下步子,就那样盯着说话的人,很久很久,他才出声。

“别让我再听到你们说他胖。”

搞得我以为他是在维护我们老大的尊严。
结果咧?

我又一次不小心看到他跟尤老大在一起。
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你很重诶。”

我说什么来着,双标???

尤老大不愧是尤老大,举起拳头就打小保镖。

我一直认为尤老大武功高强,只是不宜泄露,那天我才真见识到。

小保镖几乎是一瞬间皱起眉头,捂住胸口,身体摇摇晃晃,马上就要跌倒地上去。

我惊呆,原来这才是尤老大真正的实力吗?怪不得我们不合格!
像尤老大这样的功力一旦使出必定会伤害到其他不相关人,所以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像林彦俊这样的保镖。林彦俊已经也是很厉害的,能承受住老大的攻击,没有七窍流血倒地不起!
我想通了,尤老大跟小保镖的关系。

正如我所看到的,尤老大是个“武林高手”,功力太深厚所以不敢轻易尝试。林彦俊则是担任“挨揍者”这一职位,表面上是要保护老大,实际上要让老大的功力发挥出来,从而让老大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大笑得弯了腰。

“林彦俊你真的厉害哦。”
看!连老大都赞不绝口!

唉,可怜的小保镖,但我还是站在尤老大这边,毕竟我对老大的爱无人能夺。

今晚尤老大又拉着小保镖去吃饭了,我猜小保镖一定是站在尤老大身旁,只能看着咽口水,不能吃饭吧。

那头猪又在宣传他的恋爱理论了,但我一点也不想听,我要为小保镖默哀一整个晚上。

最后,麻烦大家告诉我,他是不是猪?
大声一点OK?

评论(23)

热度(996)